有間大學
蘇煒       2018-12-13    

熬夜學習?我看你就是在假裝努力

0 0

微信圖片_20180914152337.gif

經歷過大學生活的人應該都有體會,象牙塔里住著中國睡得最晚的一群人。

他們打游戲、談戀愛、看手機、開臥談會、吸奶茶、選外賣、洗澡,總而言之,在十二點甚至一點前閉上雙眼幾乎等同于一種浪費時間——相應的,在早上九點之前睜開雙眼是另一種浪費時間。

小新同學還記得那句過氣的流行語,“睡什么睡,起來嗨”,起來嗨什么或許不那么重要,不睡才是一種態度。

而熬夜學習的升級版,大概就是通宵學習了。無論是強拗學霸人設,還是期末真的忙不過來了,“二十四小時”系列一直是大學里一種很有格調的存在。

二十四小時書店,二十四小時咖啡館,二十四小時自習室,甚至還有二十四小時圖書館,大學生們的勤奮的可見一斑。他們盼星星盼月亮,終于盼來了這樣一個通宵亮燈的地方。拔下電腦充電線,拿上課本,帶好手機和水杯,精神抖擻地下樓,然后——

假裝準備學習到天明,其實在后半夜已經以一個別扭的姿勢趴在桌上,睡得昏天黑地。

有數據顯示,我國每年熬夜猝死人數高達55萬,而大學生,正是其中的一部分高危人群。


大學生熬夜學習的最大收獲,是自我感動
 
晚上七點鐘,隨著《天氣預報》接近尾聲,一些守在電視機前的老人漸漸支持不住,等不及黃金檔的電視劇,就在柔軟的沙發上沉沉睡去。

九點鐘,寫完作業的小學生想再打一把手游,卻被父母早早趕上了床,帶著怨憤、不甘、心癢難耐等復雜心情沉入夢鄉。

十一點鐘,中學生也寫完了作業,抬頭看一眼掛在墻上的中考/高考勵志標語,考慮要不要再做一套卷子,最終還是決定先去睡覺吧。

十一點半,北京西二旗,上海陸家嘴、張江,以及其他一二線城市的CBD、產業園的白領們終于打到了出租車。還沒到平穩到達遠在城市邊緣的小區,他們就已經在出租車后排進入半夢半醒的神游狀態。

十二點整,一大半中國人都已經入睡,大學生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青春怎么能在睡眠中度過呢?在漫長的夜里,學習是比吃雞、大牌、吹牛更好的借口,他們一遍遍把“晚上效率更高”掛在嘴上,晚上效率是不是更高不知道,但是晚上學習帶來的崇高感和成就感是白天的好幾倍倒是一個確定的事實。

真正熱愛學習的人,大都是不會光顧二十四小時場所的,任何一次熬夜甚至通宵,往往都以第二天的昏昏沉沉為代價。大多數人闖進二十四小時圖書館通宵學習的唯一原因,不過是期末在即,而時間所剩無幾。

越接近學期尾聲,通宵學習的人越多,就是最好的證明。

Deadline,是一條名副其實的死亡線。它催促著拖延癌晚期的大學生們闖進二十四小時自習室,如果沒有,那就麥當勞、肯德基,如果這些也沒有,那就忍著宿舍的鼾聲和抱怨,挑燈夜讀。

寫完作業的某一個瞬間,還真覺得自己是囊螢映雪的好孩子,并且發誓下個學期再也不這么干了——但如果誓言有用,還要“打臉”這個詞干什么?有的大學生一個學期通宵兩個晚上,一次是為了期末作業,還有一次是為了慶祝期末作業寫完。

這樣十幾個夜晚過去,大學四年也就匆匆溜走了。

如果說通宵是學習壓力加大時的特殊情況,或者是拖延癥釀成的苦果,那么熬夜就是大學生活的常態,是校園里相當一部分年輕人的生活方式。

通宵不常有而熬夜常有,如果非要給大學生不睡覺找個理由,除了上面的學習,其實還能搜羅來不少。

有了一場游戲,誰還想要一場夢啊

對于上一代大學生來說,打游戲的門檻還是很高的。

那是一個前手游時代,厭倦了打牌的中國大學生一腳邁進了電子游戲時代。想要在宿舍玩游戲,至少要準備一臺配置還不錯的電腦,為了不吵到舍友睡覺,還有配備無聲鍵盤和鼠標。這也意味著一旦上床,就要離開游戲。

但是手游的普及改變了這一切。

大學生可以以各種不同的姿勢,在床上,在桌前,在廁所,在陽臺盡情游戲,還能拉舍友入伙。睡覺?雞吃到了嗎?塔推平了嗎?卡抽到了嗎?夢想把他們從困倦中解救出來。

不睡,是因為真餓

外賣和不睡覺維持著一種很復雜的關系,很難說得清誰為因,誰為果。

不想這么早睡,所以在百無聊賴中點些東西吃;外賣還沒來的時候,枯坐在宿舍無事可做;外賣來了,所以吃的時候還要找點劇來看。至于外賣吃完而一集劇還沒播完,或者一集劇播完而外賣還剩半碗,都是一件讓人為難的事情。
 
一來二去,夜晚的時間就在食物蒸騰的熱氣中一點點消磨。

“真的,我就玩幾分鐘手機”

玩手機是個很寬泛的概念,除了上面提到的打手游之外,手機還有一萬個理由把已經頭沾枕頭的大學生叫起來嗨。
 
微信群搶紅包、微博轉發抽獎、卡在十二點的網店優惠、愛豆的投票截止、還沒補完的綜藝節目……

就算這些都沒有,隨手點開的一部電影,或者一條接一條的搞笑短視頻,都能輕輕松松讓大學生堅持到后半夜。

舍友那么嗨,我睡得著嗎

如果一個大學生以為繞開上面所有的選項,就能早早上床,那他應該才剛剛大一,而且多半還沒過完頭一個學期。

除非是神經及其大條而睡眠質量極好的人,否則在舍友消停之前安穩入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開門、沖水、敲鍵盤、點鼠標、磨牙……所有聲音都會被放大數倍,在閉上眼睛后變成隆隆巨響。除了下床,加入他們,或者掏出手機,消磨時間培養困意之外,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于是,往往第一個上床的大學生,會是一個宿舍最后一個睡著的人。

最后,小新同學奉勸大家還是珍惜最后的早睡時光。

畢竟,當離開校園、見識了生活的青面獠牙之后,大多數人已經沒有想幾點睡就幾點睡的權利了。

                                                            THE ENDFohAPVrteeq7U41kCvXU2mrTGSda.jpg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试看